快捷搜索:  as  MTU2MTAyMzk0MQ`

一生终输帝王家

媒介:帝王何处藏至心?渊深终埋帝王情。

苏语儿,丞相独女

楚国京城双美之一

贵爵将相之子争娶之人

她十六岁那年

皇高低令将她嫁与当时众人眼中稳登皇位的太子

她却在大年夜殿跪了一天一夜

让皇上收回了那道诏书

她如愿嫁与当时极不得宠的十一王爷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

十一王爷生母只是一介贱婢

他自幼不得痛爱 与生母居那冷宫多年

从小受尽冷眼欺侮

在十四岁那年生母逝世于冷宫 他才得以走出那个....太过龌龊的地方!

那一年 最不得宠的十一王爷大年夜婚,迎娶的却是在京中拥有无数羡慕者的苏语儿

那一场婚礼,震动了全部京城 新婚当夜 他冷眼问她为何要嫁他 她一笑,纯正至极 “我爱好你啊,第一眼就爱好你了”

他一时愣了

他们第一次晤面是在那御花园之中

他被其他皇子欺侮

虽一声不响

但她分明望见了他眼中的愤怒与那一抹坚决 那样的眼神,

她不自觉被吸引 不自觉爱上了他。

“你嫁我这样一个闲散王爷,对你可是一点好处都没有的,嫁给太子日后你必能登那皇后之位”

他看着她的眼,狐疑的问道。

“语儿自觉无资格登上那么尊贵的位置,那么就嫁给王爷当一个闲散王妃好了”

她的笑脸,那么纯正,不介入任何杂质。

他也笑了,只是那温度没有到心里

他开始疼她,宠她 只是不爱她

也在阴郁使用着丞相府成长着自己的势力

三年后 他逼宫,没有一丝艰苦登上了皇位

绝不踌躇的杀了那么多年自己口口声声叫的父王

那一年 他用无数皇族之人的鲜血灌溉了那皇位。

一道丞相勾通别国的诏书,灭了丞相府满门,却偏偏留下了她一人。

街上的庶夷易近们都相传着,当今的皇上可真是重情意,风声一下盖过了他杀了那么多兄弟姐妹那个灿烂的事实。

他还记得,在丞相府满门抄展的日子,她照样畏缩在他的怀里小声哭泣。

他不知怎的,像中了魔一样平常,手擦去她的泪,竟说了一句,:“朕今后,只宠你一人。”

怀中女子娇躯一愣,随即放声大年夜哭起来。

假如当时,他就知道他动了情,该多好。

那天夜里对她而言那么严寒

只有那怀抱里的一丝温暖陪她度过漫漫寒夜

她抚着他熟睡的面容 喃喃开口

“着实,我早看出你的野心,我不怪你.......”

不怪,由于她理解一个王者的心。

不恨,由于她是真的很爱他.... 他即位不够一月 朝廷之臣皆上奏让他早日迎娶一国之后,她自知此刻她的身份已没有资格登上那位置。

夜里,他照样来了,那么疲倦的把她抱在了怀里

“别措辞,就让我抱着”

他的声音低沉犹如魔咒般倾入她心 “他们让你立后了对吗?”

她虽是问句但及其肯定。

“我只想娶你为后”

“这份心意语儿就好了”

“语儿,你可会难过”

“你兴奋,语儿就兴奋”

闭眼,他这场戏演得应该照样不错,骗过了她 勾唇凄美一笑,她怎会看不出那是一场戏,但 那场婚礼,真的比她那场隆重年夜很多多少啊,他不知道,她在那宫中一日未食,哭了一日。

垂垂的,他开始常宠幸皇后,又纳了几个妃子,看她的日子,变得屈指可数。

她劝慰自己,他是一个王,这是本应该的。

那日,她忍不住,端了一碗亲手做的莲子羹去了他的书房,宫人们都知道他曩昔对她的痛爱也并未传递。

书房门口 “皇后有身了?”

一个陌生的声音 “嗯,皇后家的势力已经完全归于朕的手上了。”

那个她日日缅怀的声音响起,如昔时初见那样冷漠无情

“那个苏语儿你找时机除掉落”

“她陪了我这么多年.....”

他的声音有一丝踌躇。

“假如你想留她你会让她喝这么多年的避子药吗?她在一日毕竟会是你的要挟”

呵,原本这么多年她从未有身根滥觞基本因在于他每次送来的所谓的疗养身段的汤药上啊....

双眼掉神,痴痴走了出去,走到殿门,又暮然清醒,“不要说本宫来过,违者,本宫要了她的命!”

—————————————————————— ,他痛快就好。

夜又深了

他来了

躺在床上抱着他以为熟睡的她

缄默沉静了良久 他不知道,她不停在哭 可是她已经没有了眼泪 心,怕是逝世了吧?

他掌间内力凝聚贴近亲近她心口 微微颤动,踌躇了良久也没有着手

“快一点,我怕痛”

她暮然开口 他一惊“你是醒的!”

“嗯...”

她没有再说什么

“你知道了什么”

他不知道自己的声音里带着几丝说不出的恐慌

“我知道,这么多年只是一场局”

“我知道,你不爱我”

“我知道,我阴碍到你了”

“我知道,你留不得我了”

长久的缄默沉静 他一声不响,她说的没错 “那为什么还要踌躇了”

她努力勾起微笑,那么凄惨。

缄默沉静....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踌躇

“呵”她笑了,至心的笑了

“真好,我在你心里照样有一点位置的,足够了”

唇边的血渐渐流出,明媚的美,扫兴的绽放。

“你!......你做了什么”

他慌了,连声逼问。

“我只是替你做了你要做的工作啊”

她凭着剩下的一丝力气勉强开口。

“我只是不甘,着末你照样没有爱我.......”

心口激烈的疼,他抱着她的尸首,坐了一夜 第二日,他将她的尸首扔入另一个对他有要挟他想要除了好久的妃子宫中.... 大年夜殿之上 他面色冷烈 这世界皇权,才是自己想要的,他不会忏悔,绝对不会!

———— 七年

他似乎照样忘不掉落她 后宫的妃子,越像她的,他便越宠 但他也知道,那终不是她。

不是说,光阴能淡化统统吗?

为什么越久,他对她的想念却变得越重?

他知道,她回不来了 他意识到他爱她了,不过,晚了。

夜深的时刻 他爱好躺在她曩昔的那张床上,幻想着.....她还在 他娶了将军的庶女为后,有人说,当今皇后长得很像皇上曩昔照样王爷时的王妃。

他还记适合初那个少女,那样若暖的笑脸说爱好他,那样纯的眼神说要和他做一个闲散王妃。

“语儿,我的语儿.....”

七年的缅怀凑集到了极限,心底的那根弦坍毁了,那骄傲嗜血的帝王终于哭了。

他忏悔了,如若他当初没有选那世界与繁华,她,是不是还在他身旁?

语儿,我好忏悔 我不想坐这皇位了,它沾了太多人的鲜血,包括我最爱的女人 我不想要这世界了 我什么都不要了,我真的只想要,你还在我身旁。

语儿,假如当初我就知道我那么爱你,我们会是什么终局了?

一村子一房,你和我,大概还有我们的孩子呢。

过着通俗人的生活,语儿,若我来找你,你会包容我吗?

鲜血吐了出来,这样骄傲的一位皇,竟患了心疾。

之后不够三月,天之骄子,暴病而亡。 据说这位皇下的着末一道诏书,将自己移出皇家族谱,与曩昔的十一王妃苏语儿合葬在那王府。

语儿,我不是皇子了,我不会为世界再扬弃你了。

一月之后,楚国无主,内乱,燕国借机灭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